合肥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

    1.jpg

     乐于当好“渡人梯”,甘于做好“铺路石”,始终做“本分人”。这是省委组织部副厅级组织员、干部综合处处长朱潜常说的话。

    乐于当好“渡人梯”,甘于做好“铺路石”,始终做“本分人”。这是省委组织部副厅级组织员、干部综合处处长朱潜常说的话。他牢记自己的职责使命,不计较个人得失,兢兢业业地努力工作。此外,他还致力于扶贫,以一颗赤子之心福泽了众多百姓。

    虽然做出了很多成绩,但朱潜却始终低调淡然,他用实际行动生动地诠释了何为“三严三实”。

    他不批字堵住个落跑贪官

    朱潜于1985年3月选调进入省委组织部干部调配处(现干部综合处),30年都没离开过这个处。他还记得,老领导曾叮嘱他:“不要走,要留下来。”而他也没有辜负老领导的期望。 他清楚这项工作很繁杂,涉及的政策会发生变化,这就需要对政策的历史沿革非常熟悉。

    而这30年来,作为“管干部的干部”,朱潜熟悉的干部自然很多,也常有人找他“开后门”,但他从不松口。

    在领导干部出国政审工作中,他严格履行审批程序。一次,一名驻皖单位正厅级领导干部申请办理港澳多次来往通行证,按规定不符合办理要求。此人连续十几天到办公室找朱潜,软磨硬泡,并通过关系打招呼,但朱潜始终没松口。不久,此人就因经济问题被查处,避免了一次可能发生的外逃事故。


    从1995年起,我省先后17次组织开展公开选拔厅级领导干部工作,朱潜都全程参与。有些人想打探消息,但他却严格保密。我省17次公选,共选拔180名厅级干部、245名处级干部,从未发生任何泄密事件,更没有因为操作不规范而引起质疑或炒作。

    虽然对“开口子”,朱潜不讲半点人情,但对来访的干部群众,他却很热心。“遇到来访不要回避,有政策就和他讲清楚政策。能解决的尽量解决,不要卡人家。解决不了的,要做好解释说明和其他服务工作,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态度和诚意。”他时常对处里工作人员这么说。

    积劳成疾每天要吃一把药

    朱潜是个工作狂。曾有同事幽默地打趣说:“ 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朱潜同志半夜打电话。”而朱潜的出发点却很简单:“ 工作抓在手上,不落到实处,就不能安心睡觉。”

    对待工作,朱潜从不懈怠,加班加点很常见,经常拿泡面充饥。由于长期饮食不规律,朱潜的胃病愈发严重。2004年7月的一天,他胃部大出血,后被查出重度胃溃疡,已成早期胃癌,大部分胃都被切除。在治疗期间,他也没放下工作。

    手术初愈,朱潜就回到了工作岗位。除了胃不好,他还有冠心病,每天都要吃一大把药。同事们有时会心疼地看到,朱潜用手不停捶打着心脏部位,试图缓解不适。长期的伏案工作,让他得了严重的腰肌劳损和腰椎疾病。但这些,都没能让他放下工作。

    努力是有收获的。党务工作的“政策通”、干部工作的“活字典”,这是大家对朱潜的肯定,而他先后主持和参与起草了300余项干部工作制度和政策规定,并认真把关了各地各单位提出的干部工作政策性文件。

    光熟悉政策还不行,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对待。2011年8月,省委启动地级巢湖市行政区划调整,省委组织部会同相关部门负责人事编制划转工作。朱潜带人夜以继日工作,耐心解疑释惑,经常与安置对象谈话到深夜,几乎每天都只休息两三个小时。短短20个工作日,就使8700多名公职人员得到妥善安置、平稳交接,而他瘦了近十斤。

    谁家最穷他就往谁家里跑

    朱潜还热衷于扶贫工作。在霍邱县彭塔乡慈佛寺村老百姓心中,他是个“贵人”,更是个亲人。

    上个世纪70年代,朱潜被下放到慈佛寺村,一呆就是4年。那时日子很苦但村民对他却特别关照。一位大娘曾在锅巴中夹了腊鹅腿,用纸包着送给他吃,房东老汉也在生活中处处关照他……这些,都深深地烙在他心中。

    7年前,朱潜带着扶贫任务赶往慈佛寺村,车还没进村,由于路太差,四个轮胎就硌坏了两个;小学教学设施破旧;有些村民穷到吃顿肉都是种奢侈……这些,让他内心很不平静。为了让村民早日脱离贫困,他有针对性地下了三步棋。

    第一步棋下在“救急”上,先解决贫困户的吃饭穿衣问题。慈佛寺村党总支书记刘昌春告诉记者,朱潜先募集了近千套衣服和100床被子,并发到贫困户手里,“ 后来募集的帽子、衣服等,可就更多了。他每年还会自己掏钱,结对帮扶贫困户。”

    平日谁家最穷,朱潜就会去谁家。贫困户张应合还记得,朱潜去他家时,虽然破凳子上落满了灰尘,但他却直接坐下了,虽然碗不干净,但他却拿起就喝水,丝毫不嫌弃。贫困户王胜明以前和老伴住在草房中,由于家庭矛盾,他们和儿子儿媳几乎不来往。朱潜知道后,主动帮助协调,让王胜明住进了儿子的平房中,并为他联系了一份工作。“ 现在我每个月都有收入,日子越过越好。”王胜明感激地说。

    他很“抠门”批发市场买衣服

    走进慈佛小学,记者看到,孩子们在教学楼内外嬉闹着,欢声笑语不断,一条宽敞平整的道路延伸至楼前,路旁有崭新的健身设施;在群众防洪撤退的生命桥——三道行大桥上,人来车往,这座桥的重建,终结了当地群众摆渡过河的不便……这背后,都有朱潜的努力。

    朱潜的第二步棋,正是下在这些基础设施上。不仅如此,他还找相关部门求助,新建了一所35KV变电所,解决用电难的问题;在淠河岸边兴建了一座电灌站,保证了1000多亩耕地的灌溉问题……

    第三步棋,则下在产业发展上。朱潜鼓励和帮助镇村干部招商引资办企业。该村先后引进了6家企业,吸引本村500余名村民在家门口就业,加上土地流转的收入,每人每年可增加收入1.1万余元。

    朱潜7年的坚持,让村民生活得到了切实改变,村民人均纯收入由2009年的2000多元,上升到2014年的8000多元。很多乡亲提起朱潜时,都非常感谢,一些老人还亲昵地称他为“潜子”。

    记者还得知,当村民来省城求医时,朱潜和爱人也会热心帮忙。那位对朱潜很好的老房东,孤身一人又患有腿疾,朱潜曾带他到自己家里吃住,并帮助联系专家治病。而那位给他送过腊鹅腿的大娘早已去世,他每年都去为大娘烧纸磕头。

    虽然对贫困户很舍得,但朱潜生活上却很节俭,有时还去服装批发城买衣服。有人曾开玩笑说他太抠门,但他却回答:“ 穿着舒服就行,没必要那么浪费。”

    2008年独生女儿结婚时,他只按规定报告了单位,这让关系不错的熟人非常“不满”,但对他也十分敬佩。30年来,朱潜服务的很多人先后得到了提拔重用,但淡薄名利的他却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更没有向组织要求过什么。

    而面对无数赞赏和叫好声,朱潜只笑着淡淡地说“惭愧”,“其实,我只是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。” (王翠)

(责任编辑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