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肥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

    问:风里来,雨里去,您坚持给社区居民送书31年啦,当初萌发给大家送图书的初衷是什么?

  答:提高文化素质,提高修养。我喜欢读书,我想让大家多读书。我第一次送书给市民看是在淮南,记得当时的《知音》杂志每本是0.35元。(上世纪)70年代末,我调到合肥工作,有一段时间身体不好,只有在家看看书。我出生在苏联,4岁归国。父母没有什么文化。因为生母去世,我从小感觉特别孤独。我热爱读书,生活上省吃俭用,节约下来钱都用来买《毛主席诗词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等书籍,还订阅了《人民日报》、《解放日报》、《新民晚报》等报刊。我20多岁参军到了山东曲阜,在部队度过了一段最快乐的日子。后来,我考上了浙江杭州的一所大学,虽然学习的是理工科,但我依然热爱文学,读书成为我一生不变的嗜好。我不仅爱读书,而且看到漂亮的植物、动物等形象,我都会剪下来。

  因为读的书多,平时买的书也多,现在还经常有邻居来敲门借书。

  问:大家亲切地称呼您是"背上的流动图书馆",您送书的对象很多都是学生、中低收入者、农民工等,您从中有哪些收获?

  答:跟他们在一起,我很快乐,非常开心。我以前最喜欢到合肥青云楼的邮政广场、七桂塘附近给别人义务送书看。那些营业员、做家教的大学生等比较多,他们都喜欢看我送去的书,抢着要读。送书给别人读,就是去送一份知识,需要送的人有爱心。我喜欢大家都去读点书。有时看到身边有人参与赌钱,我就劝他们不要去赌,要多看看书。现在这个时代发展很快,一个人不怕手里没钱,最怕的就是脑子里没有知识。没知识才是真正的赤贫。

  问:听说您今年已80岁啦,身体也不好,支持您一直干下去的动力是什么?

  答:我觉得大家都需要我。社会养育了我,我也应该回报社会。我觉得只要腿脚灵便,就应该多在外面跑跑。黄山路改造时,我下公交车摔伤啦。当时就拄着拐棍给别人送书。给别人送书,我感觉比在家里快乐。我老伴爱闷在家里玩电脑,老是坐着不动,造成腰椎间盘突出。

  问:您不仅为市民们送书送杂志,还自费捐助了贫困学生、生活困难的老年人,您退休的早,经济上很不宽裕,您怎么解决资金问题?

  答:平时省吃俭用,勤俭节约。我吃穿都不讲究,就是爱读书。每年订报纸、订杂志,肯花钱。我从部队转业安置的费用全部用在买书方面。另外,大概是从2007年起,包河区委宣传部每年都会帮我订一些报刊杂志,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的负担。

  问:您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?

  答:身体好,能多送几本书。送书这个事情能有接班人。

(责任编辑:)